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38节
    “李暮,他们欺负我。”宁悠抬起脑袋,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头,委屈巴巴地看着李暮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那么笨?”李暮从地上抓起一个雪球,环顾了四周一圈,接着把雪球砸到了一个背对两人的小哥身上。在小哥回头之前,李暮赶紧揽住宁悠的肩膀,朝反方向走去,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偷袭?”宁悠明白了李暮的意思,但他实在没忍住,好奇地回头看了一下,结果就是这一下,让那小哥成功捕捉到了两人心虚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搞偷袭?给我站着!”这个小哥拉上了两个队友,朝着李暮和宁悠展开了暴风般的攻击。

    李暮带着一个拖油瓶,实在敌不过对方,最后只能拉着宁悠跑到了广场外围,远离了战场。

    宁悠被砸了好几下,心情却莫名很好,自从他成年以来,还没有这么放开地玩耍过。他拍了拍身上的雪,乐呵呵地对李暮道:“李暮,我是不是猪队友啊?”

    “你还知道?”李暮无语地替宁悠拍干净发梢上的雪渣,“下次派你去当他们的队友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宁悠上前一步,紧紧抱住李暮的腰,“我就要赖着你。”

    李暮没脾气地呼了口气,揉乱宁悠的头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卫生院的广场清理出来,是为了晚上举办篝火晚会。

    宁悠和李暮去林业所的办公室待到了天黑,处理好了所有工作上的事情,接着在小饭馆解决晚饭之后,两人带着小赵又回到了卫生院广场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村民经常举办篝火晚会。”宁悠自动担任起了解说,对小赵道,“可能只是近几天天气好,他们也会觉得是值得庆祝的事。”

    宁悠很羡慕这些村民有这么好的心态,他们不过分追求物质,一点小事也懂得满足,脸上时常挂着真情实意的笑容。然而宁悠在城市的街道上看到的形形色色的人们,大多都面无表情,似乎肩膀上背着莫大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他们会邀请你跳舞,我先教教你。”

    宁悠给小赵做起了示范,但不知怎么回事,久了没跳,就哪儿都不对劲。

    一旁的李暮实在看不下去笨手笨脚的白天鹅,他对小赵说了一句“跟着他们一起跳就好”,接着拉上宁悠融入了跳舞的人群当中。

    宁悠的记忆很快复苏,他跟着村民们围着篝火转圈,手脚也找回了跳舞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今天的村民好像有点多啊。”背景音乐放得很大,宁悠只能提高音量,对身旁的李暮说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今天有喜事。”李暮低下头来,靠近宁悠的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喜事?”宁悠问到这里,正好到了转圈的时候。他跟着大家一起转了个圈,但再看身旁的李暮时,他突然发现身旁换了个人。

    “李朝?!”宁悠顿时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,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“来看热闹。”李朝说着往后退开,与此同时,跳舞的村民也都不约而同地往后退,留出了一大块空地。

    宁悠直接懵了,因为他在人群当中不止看到了李朝,还看到了许多熟人,包括他的父母。

    “宁悠。”李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,宁悠懵懵地转过身去,只见李暮单膝跪地,从外套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盒子。

    “我救助过许多小动物,你是我救助过的小动物当中,最特殊的那一只。”

    “李暮……”宁悠逐渐意识到了李暮要做的事,但此刻他完全无法思考,只能愣愣地看着李暮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只是喜欢你,那时候我还分不清喜欢和爱的界限,但现在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,不是你说的那样,我是爱上了我捡回家的白天鹅。”

    宁悠紧张地咽了咽口水,心脏的跳动时快时慢,搅乱了他的呼吸。

    李暮从盒子里拿出一枚银色戒指,举到宁悠身前道:“宁悠,我爱你,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    四周响起了起哄的声音,宁悠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看祝福他和李暮的人们,紧接着巨大的喜悦涌上了他的心头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第43章 尾声(下)

    篝火晚会一直持续到了深夜,虽然李暮酒量不错,喝几瓶大乌苏也没事,但也遭不住被人轮番灌酒。

    宁悠无能为力,只能把挡酒的任务委托给了李朝,而他则是和宁心来到了广场外围的双人椅上,远远地看着热闹的人群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有空过来?”工作场合之外,宁悠对宁心说话随便了许多。直到现在,他都还难以相信有那么多熟人来到新疆,配合李暮向他求婚。

    “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好。"宁心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脸上没有戴平时的金框眼镜,双眼放空地看着月下这辽阔的美景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宁悠问道,“这里还不错吧。”“风景确实很好。”宁心道。

    来过哈纳斯的人,一定会被它的美丽所折服。那是一种纯粹的自然之美,不加任何刻意的雕琢。置身其中,只会情不自禁地感叹自然的力量是多么伟大。

    “一开始你跟李朝为什么想到来新疆?"宁心突然问。

    “他给我看了几张图片,让我选择,我一眼就相中了喀纳斯湖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这就好像命中注定一般,宁悠莫名受到这里的吸引,仿佛都是在为遇见李暮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那你跟李暮的确很有缘分。”宁心说着看了眼人群中的李暮,淡淡地说道,“他在这里跟城市里很不一样。"

    宁心见过许多年轻有为的社会活动家,但在乡村里吃得这么开的,李暮还是头一

    “他很帅吧。”宁悠多少喝了点酒,说起自己的心上人,满脸都是掩盖不住的喜欢'你没见过他骑马的样子,那才是帅得没天理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我泼冷水,宁悠。”宁心没什么表情地说道,“你这样的成长环境,很容易受到他那样的人的吸引。但是时间久了,你不一定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这分明就是泼冷水。

    宁悠下意识地想反驳,但每到经验谈这种事上面,他总是找不到站得住脚的论点因为宁心比他年长,就是比他更有发言权。

    “所以,”宁心突然话锋一转,“感情需要经营,如果你们想长久下去,我给你们的建议就是,保持新鲜感。”

    表面上是泼冷水,但背后却是祝福。宁悠淡淡地笑了起来,看向宁心道:“谢谢你,妈。”

    半年后。

    春天的哈纳斯湖带着一种迷人的浪漫。翠绿的植被覆盖住了湖畔,扑面而来是生的气息。远远望去,雪山山顶的冰雪还未消融,绿植托着雪顶,是独属于这里的春之景

    色。

    环境保护站伫立于图瓦村的入口处,过往的游客都会去公益宣传栏驻足片刻。

    自从哈纳斯景区重新开放以来,前来的游客只多不减。宁悠和李暮下山的日子减少了、大部分时候都待在小木屋里,或在林子里巡山。

    随着植入式监测仪的成功研发,哈纳斯地质公园的盗猎率大大降低,目前这项技术正在政府的牵头下,逐步推广向其他林区。

    宁悠不再害怕在林子里神出鬼没的野兽,因为他手机上的管理员app能够清楚地看到野生动物们的活动轨迹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要来这里了!”手机发出了警报,宁悠从衣兜里拿出手机看了看,“有狼群过来了!’

    李暮瞥了一眼宁悠的手机,加快了冲刺的速度:“马上就好。”

    宁悠背靠着大树,双腿夹着李暮的腰,两人在林子里许多地方都留下了痕迹,但没有哪次像今天这样刺激。

    在狼群还有百来米的时候,两人终于结束,匆匆穿上了衣物。李暮骑上哈日,宁悠骑上查干,一黑一白两匹骏马,朝着狼群的反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这些日子,宁悠的骑术大有长进,潇洒的身姿丝毫不逊于李暮。两人在林间穿梭时而黑马在前,时而白马领先,马蹄踏过的地方,扬起了不少尘土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后,宁悠的手机解除了警报,两人渐渐放慢了马速,改为在林间闲逛。

    “以后不要这样了。”宁悠对李暮说道,“这是最后一次,以后我们不要在野外做这种事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你说过几次了?”李暮不甚在意地瞥了一眼宁悠,“下一次你照样很乐意在林子里光屁股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一样。”宁悠心虚道,“我是认真的。”

    曾几何时,就连在林子里发挥,宁悠都无法接受,但和李暮在一起后,他已经在这林子里没羞没臊了不知多少回。

    但这一次真的和以往不同,因为今天两人即将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返回小木屋时,小赵已在栅栏外等候,两人的行李都已经放到了车上。宁总,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带走的吗?"小赵问道。

    宁悠去小木屋里看了一圈,其实两人要带走的东西并不多,只有一些电子设备和少许衣物,其他物品都维持着两人生活在这里时的原样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了,走吧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这也是小赵最后一次为宁悠办事,等抵达机场之后,她将和宁悠二人分别,返回锦市,担任宁氏科技的行政部门主管。

    小赵开车走在前头,很快便没了踪影。而宁悠和李暮则是骑马下山,还能最后再欣赏一下哈纳斯的风光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舍吗?”宁悠随意地牵着查干的缰绳,问身旁的李暮道。“不会。”李暮转过头来看向宁悠,“又不是跟你分别。

    两匹骏马走出白桦林,来到了开阔的草原,道路两侧有不少晒太阳的牛儿,懒洋洋地趴在翠绿的草地上,像是在给两人送行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有一点不舍。”宁悠看了看四周,突然有些惆怅。这里的风景太美了,美到他不想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们随时都可以回来。”李暮道,“而且我们去的地方,一点也不比这里差。”监测仪要在云南推广,接下来两人即将到云南的山区去。

    “不舍的确是不舍,”宁悠收回眺望远方的视线,看向李暮道,“但我也很期待下个地方。

    和李暮在一起的每一天,宁悠都感到新鲜,他相信去云南之后,他又能体会到不一样的新鲜感。

    “你之前去过云南那边吗?”宁悠问道。

    去过。”李暮道,“我在那边有一个树屋。”“不知道哈日和查干适不适应那边的气候。”放心,它们的适应性比你想象中强。

    听说那边的人会吃虫子,我不想吃虫子。”我负责你的伙食,没人会逼你吃。

    那我要吃过桥米线、汽锅鸡、砂锅鱼………’'给你做。你想吃什么,我都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两匹马慢悠悠地朝山下走去,留下了一黑一白两道背影。宁悠和李暮聊着毫无营养的内容,时间的流逝似乎都变得漫长了起来。

    离开了城市的牢笼,人生仿佛变成了一个悠长假期,无论去哪里工作,都能感受到度假一样的心情。

    虽然宁悠和李暮离开了新疆,但世界上还有无数个美丽的地方正等待着两人。

    -全文完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