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35节
    “我的办公室可以先借给你们用。”林长听完宁悠的提议,大方地说道,“欢迎你们来这里搞科研。”

    对于当地人的态度,宁悠并不担心,没有哪个人会拒绝别人来这里保护环境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手中的平板电脑,又道:“我们需要了解这里野生动物的分布情况,并且尽可能多地收集病例,所以还得雇一名兽医来帮我们工作。”

    林长的女儿多兰就是兽医,这个问题也很好解决。

    宁悠作为宁氏科技的代表,和哈纳斯景区的几位负责人开了两小时的会,确定了新项目的第一年计划。如果计划顺利,那明年开春就能修建起研究站,正式对这片林子里的野生动物进行监测。

    “那过几天我安排我的团队过来,”会议最后,宁悠说道,“到时候还得麻烦林长帮我解决下住宿问题。”

    其实不仅宁悠的团队需要解决住宿问题,这几天他和小赵也得找地方住。

    普通村民的家里不会有两间客房,而宁悠和小赵也不可能住一间,所以又变成了宁悠曾经遇到过的情况——得和村民一家人住在一起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景区没有封路,宁悠和小赵多了一个选择。

    “宁总,这几天我们住景区外面的酒店吧。”小赵显然也不想麻烦别人,会议结束后,小声和宁悠说道,“就是往返费点事,但也花不了多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宁悠点了点头道,“那早上我们在林长办公室集合。”

    小赵微微一愣,问道:“你不住酒店吗?”

    “不了。”宁悠道,“我有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和景区的负责人一起吃了晚饭,宁悠和小赵分别,独自去多兰家看了看哈日和黄牛。

    哈日似乎还认得宁悠,一点也不排斥他的抚摸,而黄牛还是那副老神在在的模样,只是过了泌乳期,乳房缩小了不少。

    和多兰谈妥工作的事后,宁悠开着借来的自动挡车回到了山上的小木屋。

    冬天的小木屋仿佛被白雪所吞没,只剩下栅栏和墙面还勉强能看出原本的面貌。

    宁悠艰难地拖着行李箱来到大门边,凭着记忆中的印象去屋后拉开了电闸,小木屋门口挂着的橘灯亮了起来,在这一片暮色中发出幽静的光芒。

    还是那个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宁悠忍不住哈出一口气,环顾起四周一片雪白的白桦林来。小松鼠早已没了踪影,林子里只剩下积雪从树梢掉落的声音。嘴边的呼气形成白雾,又慢慢散去,寒冷让宁悠收起了欣赏风景的心情。

    进入小木屋内,暖气已经自动打开。

    趁着水管还未结冰,宁悠去淋浴房迅速洗好了澡,并不忘准备了一大桶水,以免晚上有需要用水的时候。当他把水桶拎进木屋时,水桶的底部撞到门槛上,差点没把水全洒出来。

    堪堪稳住水桶,宁悠暗叫了一声好险。他突然想到如果李暮在身边,一定会骂他笨手笨脚……不对,李暮不会让他干这种体力活。

    自己动手也好,有人宠着也好,各有各的乐趣。宁悠把水桶放到厨房,然后一溜烟地钻进了被子中。

    暖气的温度还没有升上来,屋子里最暖和的地方只有被窝里。被子上仍然是宁悠熟悉的马鞭草香味,他把自己裹成了一团,然后从下巴边上伸出半只手,拿着手机刷消息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过去,李暮一直没有联系宁悠。也不知是不是宁悠的冷战让他生了气,明明宁悠已经把他从禁闭室里放了出来,也不见他有任何表示。

    或许三天的时间确实有点长。

    宁悠习惯性地开始反思,他搞这一出当然不是想把两人的关系弄僵,只是希望李暮别再没心没肺地拿那三个字跟他开玩笑。如果他这做法让李暮感到生气,那他也只能……找个台阶,哄一哄自家老公。

    打了个电话过去,语音提示对方已关机。

    宁悠感到有些奇怪,又发了条微信消息过去,但过了许久都没等来回复。

    好吧,看样子李暮是真的很生气。

    刚洗了澡的身子逐渐冷了下来,宁悠很快发现不太对劲,从床上爬起来去摸了摸暖气,温度倒是有,但顶多只能暖暖手,根本无法让屋子里暖和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屋外的气温已经降到了零度以下,本该温馨的小木屋莫名笼罩了一层阴冷。

    宁悠找了一阵,实在没找到暖气的调节阀,只好把自己的羽绒外套拿过来盖在被子上,又给李暮打了个电话过去,但语音提示仍然是关机。

    宁悠突然发现他好像高估了自己,原以为对这里的一切已经了如指掌,然而事实证明,没有李暮在身边,他还是无法一个人在这里生活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点后悔,就不该跟李暮搞什么冷战。如果李暮能被他调教得斯文,那还是李暮吗?如果李暮不说那三个字,那还是他认识的那个糙汉吗?

    胡思乱想当中,宁悠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,他已经在心里做了决定,明天就去景区外的酒店住,但还未等他熬过今晚,就被冻醒了过来,他哆哆嗦嗦地掏出手机,又给李暮打了个电话过去。

    看看时间,已接近零点,这次电话终于打通,手机里响起了宁悠心心念念的声音:“喂?”

    “李暮!”宁悠把下巴从被子里伸出来,“小木屋的暖气怎么调温度?我要被冷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暮没有立即回答,反倒是小木屋外响起了哗啦啦的声音。宁悠倏地绷紧神经看向窗外,透过洗手池的玻璃窗,他隐约看到门外有影子在动。

    “开门。”手机里的声音拉回了宁悠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宁悠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把门打开。”李暮又道,“我来调。”

    宁悠立马反应过来门外站着的人是谁,他忙不迭地翻身下床,甚至没有披上外套,就那么冲到门边,拉开了门上的插销——小木屋外没有锁,但屋内还是安装了插销。

    橘灯的灯光通过门框照进屋内,只见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穿着黑色毛衣和卡其色羽绒外套,脖子上围着一条灰黑相间的格子围巾。

    “李暮!”宁悠说着便扑了过去,而李暮顺势用外套包裹住宁悠,问道:“还冷吗?”

    穿着睡衣的宁悠摇了摇头,抬起脑袋看着李暮问:“你怎么过来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预感到有个笨蛋不会照顾自己。”李暮把宁悠带进屋内,同时把行李箱拎到玄关,关上了木门。

    “你才笨呢。”宁悠小声嘀咕道,“我没用过这种暖气。”

    “暖气的开关是触屏,需要先把触屏唤醒才行。”李暮说着掏出手机,“或者用手机调节也行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暖气加大了功率,尽管温度没法短时间上升,但先前的阴冷已经一扫而空。宁悠忍不住抱住李暮的腰,眨巴着双眼看着他,心里的想念全都化成了一句:“你好厉害。”

    李暮也不知怎么调个暖气就厉害了,不过他还是横抱起宁悠,顺着他的话道:“还有更厉害的,要不要试试?”

    第39章 男狐狸精

    小木屋里一米二宽的木床,无论是舒适度还是结实度,都比不上宁悠家里一米八宽的双人床,但宁悠就是喜欢和李暮挤在这张小床上“翻云覆雨”,因为有限的空间往往能激发出无限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身边空荡荡的,李暮又已经早早起床。

    宁悠爬起来揉了揉眼睛,发现李暮带来了笔记本电脑,此时正坐在餐桌那边,戴着无线耳机,一边喝着咖啡,一边处理工作。

    “早上好。”宁悠伸了个懒腰,捡起扔在地上的睡衣穿上,光着双腿来到了厨房那边。小木屋里的暖气开得有些高,一晚上过去,宁悠喉咙发干,迫切地想要补充一些水分。

    李暮分心看了一眼宁悠,正想提醒宁悠他的电脑开着摄像头,但他张了张嘴唇,还没来得及出声,宁悠已经放下手里的水杯,三两步跨过来,坐到他的怀里,抱着他的脖子道:“你昨晚好生猛啊。”

    李暮赶紧按下静音键,对怀里的人道:“悠悠,我在开会。”

    为了不让摄像头拍到宁悠,李暮没有在书桌使用电脑,而是来了餐桌这边,刻意将摄像头对着窗外。谁知宁悠一醒来,就直奔他怀里而来。

    “啊?”宁悠发懵地转过脑袋,只见电脑屏幕上开着网络会议软件,一个又一个的视频窗口里都是陌生的面孔——李朝除外。

    这些人应是李家公司的员工,都不约而同地绷起了脸上的表情,像是想笑,又不敢笑。唯有李朝勾着嘴角动了动嘴唇,不知说了什么,其他人又同时低下了头,似乎憋笑憋得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宁悠立马回过神来,脸烧得厉害,想要离开李暮怀里,但这时李暮突然圈住他的腰,递了一只无线耳机给他,道:“来都来了,打个招呼再走吧。”

    静音还没有取消,李暮又道:“只要你不尴尬,尴尬的就是别人。”

    宁悠也明白这个道理,他要是落荒而逃,反而更加不优雅,于是他索性戴上耳机,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睡衣,等李暮取消静音之后,对着电脑屏幕打招呼道:“你们好,我是宁悠。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宁悠还光着双腿,连块遮羞布也没有穿。不过他的睡衣下摆够长,桌面的高度也较高,不用担心被摄像头拍到。

    视频窗口里的人都毕恭毕敬地点了点头,给宁悠打招呼,偏偏李朝一点也不配合,哪壶不开提哪壶地问道:“弟媳穿裤子了吗?”

    宁悠不好发作,转过头看向李暮,不满地皱眉道:“李暮。”

    “李朝。”李暮拿出六亲不认的态度,对李朝道,“别逗他,他脸皮薄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李朝用公事公办的语气回道,但说出来的话却跟工作毫不相干,“我们生猛的小李总也要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李朝特意把“生猛”两个字说得很重,耳机里传来了其他人克制的笑声。

    宁悠突然意识到李暮根本就治不了李朝,他气不过,冷着脸问道:“李总,公司的交接已经办好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了。”李朝道,“下周我就会去海外,等过一阵子后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李家的形象关系到宁氏,李总在海外一定也要谨言慎行。”宁悠这句话可谓是一语双关,暗搓搓地提醒李朝不要在他面前乱说话。

    李朝挑了挑眉,似乎是没想到宁悠这么有脾气。抛开弟媳这一身份不谈,仅从公司的角度出发,宁悠确实是处于高位,比李朝更有话语权。

    “好的,宁总。”李朝又戴上了他的假面,装出一副绅士的模样,“李家还得仰仗宁氏,如果有冒犯到的地方,还望宁总海涵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一家人,不说两家话。”宁悠回了一句场面话,又道,“我这次来新疆是为了手里的新项目,这个项目李家也可以参与,至于具体的内容,待会儿我还得和李暮开个会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李朝保持着礼貌的微笑,“我们不会占用他太多时间。”

    宁悠把耳机还给李暮,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。

    李暮笑着戴上耳机,只听李朝又换回了平时的语气,说道:“你媳妇有点厉害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有个物种是村霸吗?”李暮说着抬起视线,看了看正撅着光溜溜的屁股穿裤子的大白鹅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宁悠隐隐感到李暮是在说他,他提起裤子,看向李暮问道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李暮道,“我说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穿好衣服,宁悠在床上翻了好久才翻到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昨天下午跟景区负责人开会时,他把手机调成了静音,现在唤醒屏幕一看,才发现小赵打了好几个电话过来,还发了微信询问:宁总,咱们不是在林长办公室集合吗?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宁悠上班从来不迟到,但兴许是小木屋里总有种度假的氛围,让他一不小心就放松过了头。

    【宁悠:李暮来了,我待会儿再过去】

    冷冷清清的林长办公室里,小赵看着宁李两家八卦群里刷屏的消息,被“生猛”两个字搞得心情有些复杂。她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简简单单地回复了一句“好的”,并在后面加上了一个非常商务的“ok”手势。

    回过微信,宁悠又来到了餐厅这边,此时李暮已经做好了早餐,并给他做了一杯天鹅拉花的拿铁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边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吗?”宁悠抱着咖啡杯,吸了一口表面的奶泡。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李暮洗好奶缸,在宁悠对面坐下,“现在网络这么发达,很多工作都可以在线上完成。”

    如今许多公司都提倡无纸化办公,不仅可以节约纸张,对环境友好,并且可以省去不少繁琐的手续,大大提升工作效率。

    目前李暮在公司里的职责更偏向于战略层面,有李朝实际运营着公司,李暮不需要去谈投资和合作,只需要稳住公司的大方向,偶尔出现在公众眼前,告知外界他的动向就好。

    和待在城市里比起来,李暮回到他做志愿者的地方,反而更符合他投身环保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宁悠不禁开始发散思维,其实除了现在这个项目需要他亲自盯着以外,他的其他工作似乎都可以采用远程办公的方式。

    地域和工作,好像并不矛盾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是不是有话没有说完?”李暮突然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