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25节
    凌晨这个时间段,锦市没有直达哈纳斯机场的航班。

    若是等到白天再出发,又得浪费好几个小时,因此宁悠决定乘坐夜间航班飞往乌鲁木齐转机。

    出发之前,宁悠带足了换洗衣物,还拿上了吹风机和剃须刀等物品。28寸的行李箱被塞了个满满当当,他提起来试了试,结果箱子实在太沉,他不得不放弃了他最喜欢的一整套餐具。

    等飞机抵达哈纳斯机场的时候,宁悠终于明白为什么人们提倡轻装出行。

    第一次只身在外,身边连个拎箱子的人也没有。

    宁悠突然有点后悔没有把小赵带在身边,当然,他不是想让小赵来给他提行李箱,只是如果有小赵帮他规划路线,他也不至于晕头转向地在机场乱转,寻找前往哈纳斯湖景区的交通工具。

    景区还没有正式开放,区间巴士处于停运状态。乘坐私家包车,宁悠担心安全问题,因此最后他选择了一辆坐满当地居民的中巴车。

    这绝对是新鲜的体验。

    宁悠坐在最后排的车窗角落,身旁坐了一位少数民族阿姨。

    阿姨正聊着微信,语音消息就那么功放着,手机里传出了语速极快的少数民族语言。

    宁悠回锦市之后大概了解过这边的风俗文化,但他听了半天,也没分辨出阿姨说的到底是哈萨克语还是维吾尔语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宁悠的余光突然瞥见阿姨打开了手机摄像头,正光明正大地偷拍他。

    是那种举着手机自拍,把宁悠也拍进去的那种偷拍。

    宁悠的视线直直地看着屏幕,屏幕里的阿姨自然注意到了宁悠。她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,然后按下了快门键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阿姨对宁悠说道:“小帅哥。”

    阿姨明显不怎么说汉语,不仅吐字不清,还带着浓浓的口音。

    但简单的三个字足够表达她的意思——她觉得宁悠是个不常见的外族小帅哥,所以新奇地拿出手机把他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明明是个很冒犯的举动,但在这民风淳朴的环境中,宁悠却感受到了阿姨的热情。

    他也拿出手机,和阿姨合影了一张。

    如果换作其他环境,宁悠一定不会这样,因为合影之后等待着他的将是无穷无尽的聊天,而这是他最想避免的情况。

    但阿姨不怎么会说汉语,乐呵呵地和宁悠合影之后,又该干嘛干嘛,丝毫没有打扰宁悠的意思。

    大约一个小时后,中巴车路过了哈纳斯湖景区门口。

    之前在等待通路的那段时间,小赵结识了不少景区的工作人员,这次她正好可以拜托她认识的人,把宁悠送去山上的图瓦村,否则宁悠还真没办法进入到景区里面。

    汽车在卫生院门口停下,外面的广场上依稀还能看到篝火的痕迹。

    宁悠顾不上回忆,拖着箱子飞奔到卫生院的大厅,然而前台的护士却告诉他,他来的时机不凑巧,就在不久前,李暮才刚刚出院。

    “他没什么大碍吧?”宁悠问道。

    他大概知道李暮受了刀伤,却不了解具体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“伤在胳膊上,已经打了破伤风,只要注意伤口不被感染,没什么大问题。”

    那就好。

    担心了一路,宁悠总算放下心来,他给李暮打了个电话过去,结果通话提示仍然是那令人恼火的关机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给李暮打电话吗?”护士显然看出了宁悠没能打通电话,“走之前他说找林长有事,今天周末,林长应该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宁悠已经去过林长家两次,从卫生院出来,他凭着记忆中的印象,拖着大行李箱在四通八达的小路中穿行。

    尽管行李箱很沉,拖着走也不容易,但此时宁悠的心情还不错,倒没有很着急。

    因为李暮并不知道他来了这里,他可以尽情地想象,李暮见到他时会有怎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可能是目瞪口呆,也可能是难以置信,总之两人重逢的场景一定充满了惊喜。

    然而在村子里转悠了半天,宁悠越走越迷糊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某位路痴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,图瓦村的木屋几乎长得一模一样,他在一个路口绕了好几个来回,最后还是一位村民给他指明了方向。

    和别人家不同,林长家的木栅栏门总是开着,仿佛在欢迎每一个人的到来。

    告别那天时的场景还记忆犹新,都说计划赶不上变化,宁悠也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再次回到这里。

    “林长。”宁悠来到木屋门前,敲了敲敞开的木门,站在门边问道,“你在家吗?”

    “哪个?”林长从里屋出来,见是宁悠,露出诧异的神情,“是你啊,你不是回去了嘛?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李暮受了伤,专门回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宁悠忍不住往屋里瞟了两眼,心里已经做好了跟李暮相见的准备。

    林长立马看出宁悠是在找李暮,说道:“他刚走啦,不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在?”宁悠的眉尾立马向下耷拉,露出失望的神情。

    这已经是第二次落空,宁悠心里顿时没了对惊喜的期待,只想快点见到李暮。

    “你很关心他嘛。”林长说道,“还专门过来看他。”

    宁悠点了点头,没有否认:“毕竟他在林子里救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真是有心。”林长道,“不过他没什么事,就是刚受伤时没当回事,失血过多了都不晓得。他刚去了消防中心,帮着年检居民家的灭火器,你可以去那边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这次宁悠没再浪费时间,直接找上路边的村民,问清楚了消防中心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找李暮吗?这边已经忙完,他回山上去啦。”皮肤黝黑的消防小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又不在?”宁悠简直被折腾得没脾气了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可以倒流,他绝对不会再带这个28寸的行李箱,现在他只想随便找个地方,把这重得要死的箱子给扔掉。

    “你去他家找他吧。”消防小哥说道,“不过他也不一定在家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他会去哪里?”宁悠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可能在巡山吧,我也不知道。”消防小哥道,“最近也不知他怎么回事,尽找些事给自己做,胳膊都受伤了还非要来帮忙年检灭火器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,我还是去他家找他吧。”宁悠说完拖着箱子打算离开,不过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件事,难为情地开口道,“能麻烦你找辆车送我上山吗?”

    在这件事上,宁悠非常有自知之明,若是要他独自拎着箱子上山,恐怕天黑了他都到不了李暮家里。

    消防小哥非常爽快,去隔壁警务点找了个警察小哥,最后是由警察小哥开着公车把宁悠送到了山上。

    小木屋里果然没有人,院子里也不见哈日的身影。

    短短一周未见,木栅栏里修起了马棚和牛棚,看样子正如消防小哥所说,李暮真是给自己找了不少事做。

    小木屋的大门和之前一样没有上锁,因为李暮从来不担心有人来他家偷东西。

    宁悠把箱子拎进玄关,屋内倒是没多大变化,物品的摆放都和他离开时一模一样——包括他的牙刷和毛巾。

    乍一看,就好像他从未离开过似的。

    先前的郁闷一扫而空,宁悠又开始期待两人重逢时会有怎样的惊喜。

    他在屋子里转悠了一圈,没有找到他最想找的双人合照,不过这并不影响他此刻愉悦的心情。

    下飞机后一路赶来,也没来得及去一趟洗手间。

    宁悠又熟门熟路地来到厨房外的小木房子,发现这里已经安装上了顶灯。

    遮挡的东西还是之前的拉帘,毕竟装门还得上铰链,的确有些麻烦。

    宁悠解开纽扣,拉下拉链,对准位置,开闸放水。水声哗啦啦地响起,以至于他没有听到外面响起了由远及近的马蹄声。

    “宁悠?”

    拉帘骤然被人拉开,宁悠下意识地转过上半身,差点没吓得灵魂出窍。

    日思夜想的人终于出现在眼前,但他的脸上没有惊喜,只有错愕,并且他的眼神正逐渐往下……

    “你在干什么啊!”宁悠猛地回神,着急地吼道。

    他赶紧转过身去,抖干净最后几滴,飞速拉好拉链,气势汹汹地走到李暮面前,道:“有人正在使用卫生间,你有没有搞错啊?”

    哪有人为了搞清楚卫生间里的人是谁,直接把门打开确认的?

    别人正在进行中啊好不好!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李暮总算回过神来,眼底深处浮现了淡淡的笑意。

    他往下扫了一眼,压抑住上翘的嘴角,调侃道:“小仙女,你尿你鞋上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的脚上穿着一双黑色马丁靴,是他从新疆回去之后特意买的,就是为了跟李暮的马丁靴凑成一对。

    谁知才穿第一天,就遭遇了这种不幸。

    “那是水。”宁悠用他全身的力气保持淡定,声音颤抖地自我催眠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是你刚才转身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宁悠不想再听李暮多说任何一个字。

    他真的好难过,难过得快哭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想要的重逢。

    第28章 仙女下凡

    好在宁悠的马丁靴是皮革面料,不用担心“不明液体”沾在上面擦不掉。

    他黑着一张脸用淋浴花洒冲干净鞋尖,头也不回地朝小木屋正门走去,大有把李暮当作空气的架势。

    李暮跟在宁悠身后,好笑地叫道:“宁悠。”

    宁悠没有吭声,迈进玄关之后,拎着大行李箱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李暮赶紧拉住宁悠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,我要回家。”宁悠甩开李暮的手,费劲地把行李箱提到了门槛外面。

    人在气头上,什么决定都做得出来。不就是拖箱子下山吗?下山能有多费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