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23节
    “我听说,”宁悠顿了顿,“他是一个不务正业的人。”

    这条消息自然不是从李家那边传出来的,是宁悠让小赵去做了些了解,据说李家有个小儿子,不管家里的生意,整天游手好闲。

    “要看你怎么定义‘正业’。”李朝耸了耸肩,“他的确没有参与公司的运营,但我很钦佩他投身于环保事业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宁悠几乎可以肯定,这两兄弟感情不错。

    “你钦佩,但是……”宁悠犹豫了一瞬,最后还是选择直话直说,“你不认同。”

    李朝放下杯子,挑眉看向宁悠,问道:“他给你说过家里的事?”

    李朝真的是个心思非常敏锐的人,他可以从宁悠的话语中听出更深的信息,压根不需要宁悠明说。

    “大概聊过。”宁悠道,“但我不知道那是你们家。”

    李朝点了点头,双手十指交叉,放在交叠的大腿上,宁悠看出他是在争取时间,思考该怎样作答。

    虽然这两兄弟的外表长得有几分相似,但是他们之间有明显的区别。

    李朝对待宁悠,就是在对待生意伙伴,时刻注意着礼貌用语,回答到有关公司的事情,一定会先深思熟虑。

    至于李暮,礼貌用语就别指望了,他不让宁悠随地大小便都是好的了。

    宁悠不禁想到了一个问题,站在公司的角度来考虑,李朝的确是最佳的联姻人选。

    因为联姻不仅仅是商务合作,更是两家人之间的深入合作。李朝跟宁悠结婚之后,会逐步接触宁氏的事务,对于企业来说,也的确需要李朝这样一个成熟稳重的“驸马爷”。

    想到成熟稳重,宁悠又头疼了,他竟然老实巴交地叫李暮哥哥,他简直把这段记忆从人生中删除。

    “环保是一把双刃剑,对企业来说有好也有坏。”李朝不疾不徐地说道,“做好环保,可以提升企业形象,但与此同时,不得不牺牲更多的利益。你更支持哪种做法呢?”

    话题又抛给了宁悠,还真是熟悉的感觉——城里人的套路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宁悠处于优势地位,他不需要小心翼翼地说话,因此他直白地说道:“我支持环保。”

    李朝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,但他的眼神明显变得高深莫测起来。

    宁悠故意提起环保的话题,当然不是想跟李朝探讨公司未来的发展,而是想暗中表明他的态度——他站在李暮那边。

    他知道李朝是个明白人,因此他相信只需要这一点信息,李朝就能听出更深层次的含义——在他们两兄弟之间,宁悠跟李暮更熟悉。

    往深了想,这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算上今天,宁悠和李朝只不过见了三面,而宁悠和李暮却在一起待了整整五天。

    就从时间上来说,李暮也是更有优势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再往深了想,这几天宁悠和李暮到底发生过什么,也是一个引人深思的问题。

    宁悠无法向李朝明说他睡了他的弟弟,但他却可以通过这种暗示的方式,让李朝明白他和李暮的关系不简单,这样便能通过李朝的反应,来试探他的态度。

    从山林回到城市,不仅是氛围的变化,还是宁悠社交方式的变化。

    尽管他不喜欢这种打太极拳似的谈话方式,但作为一名合格的社会人,他必须考虑到,有些不好听的话不能摆在台面上来说。

    从李朝的眼神来看,很显然他接收到了宁悠的讯息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下巴,若有所思道:“可是我们两家企业,都没有走环保的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宁悠道,“所以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  “与其聊我的想法,不如聊你的想法。”李朝又把这记直球给打了回来,“其实在李暮离家之前,公司有认真讨论过要不要让他参与核心事务,结果是所有股东都不同意他的环境友好路线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。”宁悠并不意外,他听出了李朝的潜台词——这无关他本人的想法,是公司所有股东的决定。

    往深了想,两人结婚不仅是李家的事,更是宁氏的事,就算宁悠想让公司走环保路线,以他的身份——首席工程师,也没法做这个决定,并且很可能和李暮的情况一样,被所有股东否决。

    再往深了想,或许宁氏的股东压根就不会同意让“政治不正确”的李暮来当宁氏的驸马爷。

    李朝和宁悠都是话里有话,太极拳打了好几个来回,但不得不承认,宁悠的立场确实弱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宁悠,这就是一个看钱的世界。”相互试探到最后,李朝总算说出了他的想法,“我很喜欢我的弟弟,但我不会让他顶替我的位子。”

    宁悠深吸了一口气,将杯子里的果汁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或许是觉得气氛有些沉重,李朝换了个轻松的话题:“你知道李暮那臭小子为什么热爱环保吗?”

    宁悠摇了摇头,尽管他不想再继续聊下去,但偏偏这是他感兴趣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在国外读书,接受了一些他认为先进的思想。”李朝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先进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我说了我很钦佩他,只是凡事都有好有坏。”李朝道。

    这个说法很客观,宁悠无法反驳。他发现这两兄弟都很有思想,只是看重的东西不同,所以理念上产生了分歧,但他们又互相尊重,互不干涉对方。

    “或许,”宁悠思索着道,“你们可以设置一个专门的环保部门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装样子吗?”李朝道,“这个部门的优先级一定很低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不可以。”有总比没有好。

    “宁悠,我比你了解他。”李朝道,“他不会喜欢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确实。”

    这一点宁悠也知道,他给李暮提过捐款的事,但李暮更希望他从自身出发爱护环境。

    气氛似乎又变得僵硬起来,宁悠突然想到了另一件事,问道:“对了,他到底多大啊?”

    “二十五。”李朝道,“不过很多人都以为他跟我差不多大。”

    二十五……

    这兔崽子竟然让他叫哥哥。

    宁悠简直哭笑不得,但这股情绪很快过去,他的心里又只剩下了满满的落寞。

    他看向窗外,天空已经逐渐黑了下来,或许是他的表情没有隐藏好,李朝看着他道:“你好像很不想回去。”

    宁悠的确心有不舍,但他并没有不想回去。因为关于婚约,他只有回去以后才能做具体打算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他看着脚下蜿蜒曲折又连绵不绝的山脉,低声呢喃道,“我只是爱上了这片土地。”

    飞机在锦市降落,李朝送完宁悠,回到自己家里,时间已经接近深夜。

    他卸去连日来的疲惫,打开客厅里的音乐,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落地窗外是黑金的都市夜景,无论夜有多深,总有车辆在金色灯带上飞驰,形成一道又一道的光流。

    一天之中难得有放空的时候,李朝一边品着红酒,一边欣赏夜景,这时放在沙发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来电显示,不由得笑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朝接起电话。

    “到家了吗?”电话那头响起熟悉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李朝道。

    “爸妈身体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臭小子。”李朝道,“有什么话就直说。”

    电话那头沉默了下来,片刻后响起了李暮冷静的声音:“我想要宁悠。”

    李朝并不意外,他晃了晃红酒杯,没有表态:“我考虑考虑。”

    第26章 他想他了(二更)

    办公室里响起敲门声,宁悠说了一声“请进”,接着继续观看电脑屏幕上播放的纪录片。

    “宁总。”小赵推门进来,话已经到了嘴边,却见宁悠又在看动物世界,忍不住道,“动物世界有那么好看吗?”

    宁悠按下了暂停键,对小赵道:“你去帮我找几个动物专家,我有些问题要咨询。”

    小赵露出不解的神情:“宁总,你养宠物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宁悠道,“你只管去找。”

    小赵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,正要转身离开,突然想起忘了说正事,又返回来道:“对了宁总,李总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看着电脑屏幕问:“哪个李总?”

    小赵道:“你的未婚夫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会来这里?”宁悠有些诧异,因为李朝还从来没有来公司找过他。

    不过马上他就知道是他自作多情了,李朝来公司并不是为了他。

    “他去了宁董的办公室,你不上去看看吗?”小赵道。

    宁悠的心里隐隐出现了不好的预感,从新疆回来两天,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开口跟父母商量婚约的事,结果没想到李朝竟然快了他一步。

    “动物专家。”宁悠又嘱咐了小赵一句,接着急忙赶往更高楼层的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小赵口中的宁董,是宁悠的母亲宁心。

    宁悠的父亲也是个“倒插门”,因此宁家并不排斥这种联姻方式。只是宁氏的话语权仍旧掌握在宁心手中,未来也会掌握在宁悠手中——尽管还要很久。

    当宁悠来到宁心的办公室时,李朝和宁心才刚打完招呼,秘书还没来得及端上热茶。

    宁心推了下她的金框眼镜,有些意外宁悠的出现,而李朝则是自觉地站起身来,扣好西装外套,对宁悠打招呼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礼貌地点了点头,问道:“怎么过来也不告诉我一声?”

    “本来没想打扰你。”李朝道,“有些事情想跟宁董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别那么见外。”适时秘书端上来了三杯茶,宁心拿起来轻轻吹了吹,对李朝道,“叫伯母就好。”

    李朝随即应道:“伯母。”

    “坐吧。”宁心朝宁悠扬了扬下巴,示意这场谈话他也可以听。

    宁悠有些摸不清状况,但还是在一旁坐了下来,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“关于公司未来的发展方向,”李朝开口道,“根据之前的会议,是人工智能加生命科学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宁心放下手里的茶杯,杯口只留下了很轻的口红印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只是有一些新的想法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