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8节
    “那你看半天?”李暮面朝哈日,继续整理拴被褥的绳索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好奇。”宁悠说道。他在其他地方没有见过这种蜂蜜发酵饮料,自然会忍不住多看两眼。

    “好奇那就尝尝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李暮整理好了被褥。他扔下一句“我进去一趟”,接着转身走进了小学里。

    宁悠看着李暮的背影,忍不住拧开卡瓦斯的瓶盖尝了一口。

    像是蜂蜜加啤酒,却没有啤酒的苦味,也感受不到酒精的度数,就是甜甜的,带有发酵口味的饮料。

    真的很好喝。

    宁悠又忍不住喝了一口,这时小学里突然响起了骚动的声音,他探头看去,发现李暮正拎着空的牛奶桶走来,而教室窗户里出现了好多小脑袋,争先恐后地给李暮打招呼。

    这人这么受欢迎?

    宁悠不禁感到奇怪,难道李暮很有魅力吗?

    他怎么完全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李暮把空的牛奶桶和处理好的一升鲜牛奶都固定到哈日的背上,接着牵着哈日朝村庄出口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宁悠自觉地跟在李暮身侧,和他闲聊道:“他们都叫你哥哥,你不觉得害臊吗?”

    在宁悠的认知当中,没有丰富的生活经验,是不可能独自生活在山林里的。而经验需要靠年龄去积累,因此李暮绝对不可能是一个年轻男人。

    事实上从那粗犷的胡渣来看,宁悠也觉得李暮应该有三十五岁上下。

    一个三十好几的男人,怎么好意思被一群小朋友叫哥哥?

    “你觉得他们应该叫我什么?”李暮莫名其妙地问。

    “叔叔吧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李暮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宁悠打上了沧桑的标签,但以他的年纪,的确是叫哥哥或叫叔叔都可以,便道:“都差不多吧。”

    宁悠没再纠结李暮年龄的问题,本来也只是闲聊,没必要非要给哥哥和叔叔划分个界限出来。他继续问道:“你不是本地人吧?”

    本地人的口音带着浓浓的后鼻音,而李暮说的是标准的普通话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李暮没有多说。

    这反而引起了宁悠的猜测,什么样的人,会甘愿来边境的山区做护林员?

    回想到那场文明的辩论,李暮应该受过高等教育,宁悠又问:“你在哪里上的大学?”

    “很远的地方。”李暮仍旧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聊天是门技术,不仅需要斟酌用词,还得探查对方的聊天意欲。

    很显然李暮并不想聊他的私事,宁悠也就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他估摸着李暮口中“很远的地方”应该是沿海地区,殊不知李暮上大学的地方其实是在国外。

    离开村子之前,李暮把哈日牵到了一栋漂亮的建筑门口。

    先前进村时宁悠就看到了这栋红砖建筑,只是没有过多关心,而现在走近之后他才发现,这竟然是为游客修建的公共卫生间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这个景区里的公共设施修得真的很不错。

    “我去上个厕所,你要去吗?”李暮把哈日栓到路边。

    宁悠摇了摇头,他刚才在林子里已经发挥干净,现在没有感觉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后,李暮从卫生间里出来,一边解开缰绳,一边对宁悠说道:“你确定不去?山上没有卫生间,你最好解决干净了再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等。”宁悠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他屏气凝神地感受了片刻,最后觉得还是可以去酝酿酝酿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去一下。”宁悠把超市买的东西塞到了李暮手里,转过身走了两步,又回头对李暮说道,“你不要在这里等我,你去村子里转一转吧。”

    李暮莫名其妙地问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因为宁悠会很不自在。

    一个人在等候别人的时候,会不自觉地预估还要等多久,因此也就会无意识地想象对方的进度。

    比如和朋友约好在餐厅吃饭,而朋友迟迟没有出现,这时就会想象朋友是不是堵在了路上,又或者是不是下一秒就会推开餐厅的大门。

    如果宁悠是去做别的事,他也不介意李暮就在门口等他,但偏偏他是去卫生间上大号,他不希望李暮把握他的进度,如果可以的话,他甚至不希望李暮知道他正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去转一转吧,我可能会很久。”宁悠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多久?”李暮问。

    宁悠当然不会回答他上大号要上多久这种问题,他不自在地说道:“反正你去转一圈,回来我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李暮没有接话,就这么迷惑地看着宁悠,直到看得那白皙的脸颊上出现了两团可疑的红晕,他才终于参透,原来这位大小姐是不希望他守着他上大号。

    真的有点好笑,李暮心想。

    宁悠不是像,他就是一只白天鹅,水面上高贵又优雅,但水面下的两只脚丫却拼命划水,用尽全力地维持他表面的从容。

    “我错了。”李暮突然起了坏心思,“我不该叫你大小姐。”

    宁悠露出奇怪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是小仙女,放屁都是香的。”

    不文雅的话语毫无预兆地从李暮嘴里蹦出来,宁悠倏地涨红了一张脸,恼羞成怒地呵斥道:“李暮!”

    李暮轻声笑了笑,转身朝村子里走去,背对着宁悠挥了挥手:“我去村子里转一转,让哈日在这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

    暮暮的真实年龄是25岁∠( ? 」∠)_

    第10章 野生物种

    景区的卫生间设施齐全,连洗手液都有配备。

    擦干净手上的水珠,宁悠从卫生间出来,发现李暮并没有等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他原以为李暮只是象征性地去转一圈,很快就会回来等在门口调侃他,但看样子李暮给他留的时间非常充裕,已经二十分钟过去,李暮还在村子里转悠。

    这下换成宁悠来到哈日身边等李暮。

    宁悠和动物亲近不起来,因此始终和哈日保持着一定的距离。但等了一阵实在无聊,他便缓缓上前一步,小心翼翼地观察起了哈日那大大的黑眼珠。

    黑眼珠上映照出宁悠的影子,由于是凸起的弧面,宁悠那圆圆的杏眼又被放大了一倍,看上去颇有点哈哈镜的意思。

    突然,一动不动的哈日喷出一股鼻息,像是在提醒宁悠保持距离。

    宁悠缩了缩肩膀,退回到原地,而就在这时,一个村民骑马路过,那匹马一边走路一边排泄,看得宁悠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他看了看那匹马,又看了看哈日,突然发现哈日跟这里村民养的马很不一样,首先从体型上看高大了不少,并且四肢更为健壮,马尾也更加柔顺茂密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有血统吧?”宁悠嘀咕了一句,当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儿,宁悠的手机响了起来,是小赵通知他会议安排在中午十二点。虽然现在离十二点还有一段时间,但最好还是尽快上山做准备。

    刚刚挂掉电话,李暮的身影便出现在了路边。

    宁悠扫了一眼手机屏幕,离他进入卫生间正好半个小时。他突然想到他给手下员工提的要求,上班时间去卫生间不得超过十分钟,而李暮那么容易不耐烦的一个人,竟然给了他三十分钟,这么一对比……

    好像李暮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不近人情。

    “好了?”李暮解开缰绳,随意地跟宁悠搭话。

    虽说宁悠已经没有刚才那般生气,但他还是不想搭理李暮。

    叫他小仙女已经很过分了,竟然还说出那么粗俗的话,这简直是在他生气的点上疯狂蹦迪。

    李暮自然看出宁悠不想搭理他,他也懒得多说,就问了一句:“所以是你自己上马还是我抱你上马?”

    宁悠抿了抿嘴唇,也不回答,就那么走到马鞍旁边,静静地看着李暮。

    蹲了二十分钟,那股麻劲儿还没有完全过去。宁悠压根不用怀疑,他一定爬不上去,既然有李暮这免费劳动力,那不用白不用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。”

    李暮弯腰把宁悠横抱起来,毕竟先前已经抱过一次,这次更加得心应手,他托着宁悠往马鞍上抛了抛,而宁悠顺势跨上去,比上次来得更加轻松。

    “抓好。”李暮跟着翻身上马,提醒宁悠抓紧马鞍,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上山不比下山,走到道路平坦的地方,哈日能快步起来,但遇到陡坡的时候,李暮偶尔还会下马步行。

    阳光比先前下山时来得更晒了一些,直直地照射在宁悠裸露的皮肤上,让他犹豫要不要从背包里拿出防晒霜来,再厚厚地抹上一层。

    不过这份困扰很快被宁悠放到了一边,因为有另一件事让他更为困扰。

    由于上山坡度的原因,宁悠的屁股老是不自觉地往下滑,紧紧地贴住李暮的腿根。

    他发誓他没有任何不正当的心思,但那团凸起的存在感实在太强,以至于他的心里满是疑问——

    这是那个东西吧?

    怎么会这么大?

    这玩意儿是野生的吗?

    这真的让宁悠非常不自在,他不确定李暮的性向,但他是个百分之百的gay,他非常讨厌自己竟然在想象李暮的尺寸——不是别人,是李暮,一个不修边幅的糙汉。

    要说保持距离吧,很显然李暮完全没有当回事。

    要说就这样下去吧,宁悠又会持续性地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最后犹豫的结果,宁悠还是选择保持距离,他抓紧马鞍,挺直腰背,尽量坐在马鞍前部。这样一来,虽然偶尔还是会往后滑,但在他的努力之下,至少不用再跟那个野生物种亲密接触了。

    大约五分钟后,宁悠正身子挺得笔直,分心欣赏着草原美景,而就在这时,拽着缰绳的大手突然圈住他的腰,把他往后按了按,耳后响起李暮的声音:“坐下来点,别挡我视线。”

    屁股再一次撞上那野生物种,宁悠瞬间红了耳根。

    尽管他背上还背着一个小背包,但压根没起到什么隔断的作用,他几乎整个人陷进了李暮的怀里。

    好烦啊,这个糙汉,宁悠烦闷地心想,他难道不知道男男授受不亲吗?

    煎熬了不知多久,哈日终于回到了小木屋的栅栏门口。

    宁悠迫不及待地从马背上跳下来,一边用手给脸扇风,一边看了看时间,离开会还有一个多小时,有充足的时间做准备。

    “待会儿中午还会更热。”李暮以为宁悠只是穿得太多,不适应这边早晚的温差,“我现在去巡山,一点之前会回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