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5节
    打定了主意,宁悠问道:“图瓦村离你这里远吗?”

    李暮道:“不是很远,骑马二十分钟。”

    尽管有些抗拒骑马,但宁悠还是说道:“那麻烦你送我去村里吧。”

    吃过早餐,宁悠检查了一下背包,看有没有遗落物品。不过他的包里其实也没多少东西,一个证件包,一个防晒霜,一个保温杯,一个拍立得,总之都不是什么保命的东西。

    另一边的李暮也将刚挤好的牛奶分装进两个密封的桶里,悬挂在了马背的两侧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。

    但在出发之前,宁悠的膀胱突然有了反应,并且来得很急。他背着背包,走到李暮身旁问:“我想去一下卫生间,该往哪里走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修好。”李暮一边解开木桩上的缰绳,一边回道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的呢?”宁悠又问。

    昨天他迷路的那条林间栈道,看起来年久失修,非常偏僻,但那附近仍然设置有卫生间,可见景区在基础设施方面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“这附近没有。”李暮牵着黑马往栅栏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没有?”

    宁悠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,他昨晚洗澡的时候就发现这里没有卫生间,但他单纯地以为卫生间一定在这附近,否则李暮不可能在这里生活。

    “可是我现在想上厕所。”宁悠皱眉道。

    而且也不知是不是从昨天下午到现在一直都没有上厕所的缘故,这感觉一来就来得如洪水猛兽一般。

    “上啊。”李暮坦然地扬了扬下巴,指着外面的白桦林,“这么大片林子还不够你发挥吗?”

    发、挥?

    宁悠愣了好半晌,才意识到李暮的意思,竟然是就地解决。

    在野外洗澡,没有问题。睡地板,行,也没有问题。但这次宁悠是真的绷不住了,因为“随地小便”这种事完全超脱了他的常识。

    他瞳孔地震地看着李暮,难以置信地问道:“excuse me?”

    作者有话说:

    ※千里枯木长堤的描写参考自百度

    第6章 文明讨论

    在宁悠的人生字典里,就没有与排泄相关的那三个字。

    厕所要尽量说成“卫生间”或“盥洗室”,卫生纸的叫法也得分场合,当用来擦嘴时,就必须说成“纸巾”。

    宁悠学习过太多关于方便的礼仪,这些礼仪早已刻进了他的骨子里,他实在无法想象,生活在山林里的人竟然可以如此放飞自我。

    他表情复杂地看着李暮,尽管他知道他们两人即将分别,可能一辈子也不会相见,但他还是忍不住说道:“就算你一个人在林子里生活,也应该讲一下文明吧?”

    “文明?”李暮面露迷惑地停下脚步,他待过那么多林区,这还是第一次有人在野外的树林里让他讲文明。

    ——这位“大小姐”是不是对野外有什么误解?

    他难得较真起来,对宁悠说道:“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做文明。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非常笼统,也很难回答,往深了说,可以写一篇论文出来,但宁悠并不觉得跟李暮的对话需要上升到那种高度。

    “文明是文化的高级形式,简单来说,你会读书写字,只能说明你有文化,但如果你遵守道德礼仪,遵守社会规范,那你就是一个文明人。”

    为了照顾李暮,宁悠刻意把道理讲得浅显易懂,但没想到李暮一开口,又把问题拉到了另一层面。

    “文明的出现是因为文化的高度发达,”李暮道,“那文化高度发达的前提是什么?”

    宁悠被问了个措手不及,还未等他深入思考,李暮便已经自问自答:“是社会稳定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的社会就很稳定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我们两人所处的环境可以称作社会?”李暮又问。

    宁悠越来越觉得奇怪,这人不会参加过山区辩论赛吧?

    “你说的情况是他律,就算没有处在特定的社会环境当中,我们也应该自律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“但问题是,环境就是最重要的因素。”李暮道,“一个原始部落,常年遭受野兽袭击,迁徙的时候会杀掉拖后腿的老人和小孩,你给他们讲文明吗?”

    宁悠愣愣地看着李暮,心想这人怎么突然一点也不像个野蛮人?

    “洞穴奇案知道吗?”李暮又道,“五个人被困山洞,抽签决定谁牺牲自己,成为他人的食物。后来另外四人获救,针对他们吃人的行为,要不要判处有罪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知道。”宁悠的心里隐隐感到了不妙,“一半的法官认为有罪,一半的法官认为无罪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李暮道,“那我问你,认为无罪的法官,你觉得他们的判决没有道理吗?”

    当然不是。

    宁悠完全是左右摇摆,他甚至也认同在特殊的环境当中,吃人的行为不是不可以饶恕。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在野外解决卫生问题,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。

    话已至此,辩论的胜负已分。

    宁悠不甘心地看着李暮,道:“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这么有文化?

    说不赢了还。

    “不给你说了。”宁悠把自己表现不好的原因归结为身体处于紧急状态,“你快送我下山,我去山下的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本来李暮也不想废话,他拍了拍马鞍,示意宁悠上马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上去,你不准打我屁股。”

    宁悠叮嘱了李暮一声,接着强忍着双腿的不适,努力朝马背上爬去。然而今天的他比昨天还没力气,努力了半天,也顶多只能上半身趴到马背上,无论如何也抬不上去左腿。

    李暮的耐心逐渐消耗殆尽,在宁悠第无数次滑落下来后,他直接弯腰把宁悠横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突然的腾空让宁悠下意识地环住了李暮的脖子,他慌张地问道:“你干什么啊?”

    李暮没有回答,而是把宁悠抱到自己锁骨的位置,移动到马鞍旁边,说道:“自己坐过去。”

    在李暮的帮助下,宁悠倒是很轻松地上了马。他等李暮也上来之后,好奇地问道:“你有一米八五吗?”

    李暮专心拉住缰绳,等黑马快走起来之后,才漫不经心地回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明明刚才辩论的时候那么会说,现在又变成了一副惜字如金的模样。

    宁悠本来也不想再说话,但马背的颠簸让他陷入了疼痛和难耐的双重地狱。他双手死死抓住马鞍,不得不找些事情来转移注意力。

    “李暮。”宁悠叫了一声,“你平时都是在林子里就地解决吗?”

    通过刚才关于文明的讨论,宁悠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想法。

    许多人是不懂规则,所以才不去遵守,而李暮是太懂规则,甚至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价值观,所以才不把规则当回事。

    尽管两者的表现都是不遵守,但给人的感觉却很不一样。

    就像不懂时尚的人穿旧元素是老土,懂时尚的人穿旧元素就是复古一样,宁悠突然觉得李暮这个人……

    好像很有想法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李暮的声音在耳后响起,“巡山的路上有很多卫生间。”

    宁悠差点气结:“你还知道上卫生间啊?”

    李暮道:“你不是很急吗?”

    很急,和顺便路过卫生间,是两种情况。

    宁悠的确急得不行,他高估了自己的本事,膀胱几乎快要被马背颠得爆炸。

    这时他的余光突然瞥见旁边闪过了一个庞然大物,回过头去又确认了一遍,发现竟然是一辆皮卡。

    “那里怎么会停着一辆车?”宁悠奇怪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的。”李暮道。

    宁悠差点气吐血:“你怎么不开车啊?”

    “因为汽油很宝贵。”

    景区里没有加油站,不到万不得已,李暮绝对不会去浪费汽油,再说他本身也不喜欢这种不环保的出行方式。

    宁悠眼巴巴地看着皮卡在身后逐渐远去,一边想让李暮返回去开车,一边又抗拒走回头路,结果犹豫的后果,就是他的膀胱慢慢濒临了极限。

    终于,宁悠死命地掐住李暮的小臂,艰难地开口道:“李暮,你停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李暮拉住缰绳,压低了黑马的速度。他往下看了看,发现身前的人垂着脑袋,耳朵红得快要滴血。

    他又微微向前倾身,才听清宁悠用蚊子般的声音说道:“我、我要去发挥一下。”

    李暮不禁觉得好笑,早知如此,刚才那么讲究干什么?还花那么多时间跟他讨论什么是文明。

    他翻身下马,对宁悠道:“去吧,我在这儿等你。”

    宁悠滑下马后,头也不回地朝远处跑去。李暮看着宁悠的背影,忍不住喊道:“你要跑到天边去吗?”

    宁悠的本意的确是跑到李暮看不见的地方,但一想跑远了也不行,于是就找了棵粗壮的大树,躲在树后解开了腰带。

    身后又传来了李暮的喊声:“友情提示,别迎着风。”

    迎风?

    正好一阵大风迎面吹来,宁悠瞬间明白了李暮的用意。

    他赶紧转过身,面朝着大树,又做了好久的心理建设,但还是无比难过地解决了这次卫生问题。

    要是他的礼仪老师知道他这样,肯定会对他非常失望吧?

    算了,没关系。

    宁悠安慰自己,特殊情况下,吃人都可以理解,他这又算什么呢?

    从背包里拿出装在保鲜袋里的湿手帕,宁悠仔仔细细地擦了擦手,又把手帕包好放回背包里,假装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。

    等回到李暮身边时,宁悠已经恢复了以往的从容。他微微扬着下巴,语气平静地说道:“你不许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李暮:“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