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其他小说 > 野蛮成瘾 > 章节目录 野蛮成瘾 第4节
    可为什么棕熊还要过来扒拉木栅栏?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也不知棕熊徘徊了多少个来回,宁悠屏气凝神地待在窗户后,终于等到了棕熊自行离开。

    但他仍然不敢松懈,始终通过窗户观察着屋外的情况。

    一个小时过去了,两个小时过去了……

    宁悠从来没有这么期盼过某人的出现。

    突然,林子里远远传来了马蹄声,不久之后,李暮的身影出现在了木栅栏外。

    宁悠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,他急切地打开木门,喊道:“李暮!”

    李暮的卡其色马丁靴变成了煤黑色,他本人也像去煤堆里滚了一圈似的,身上四处都是焦黑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情况严重吗?”等李暮进屋后,宁悠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有消防员受伤。”李暮脱下外套,去厨房拿了一瓶水,拧开瓶盖之后不带停顿地喝完了一整瓶。

    听说火灾情况不严重,宁悠总算是松了一口气,不过他突然想到了一个让他奇怪的问题:“这时候林子里怎么会起火?”

    现在并非盛夏,又是没有日光的夜晚,这火来得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人为纵火,还在查,可能是盗猎者。”李暮说着把空瓶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宁悠再一次认识到这个地方跟他生活的圈子简直是两个世界,他正想讲棕熊的事情,结果一抬头就发现李暮正表情复杂地……看着水槽里的脏碗。

    “不是的。”宁悠知道李暮误会了他,赶紧解释,“刚才外面有一头熊,我不敢开热水器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李暮倒没有多怀疑,“可能是被火吓到了,一般它不会来我这里。”

    宁悠愣了愣:“你认识那头熊?”

    李暮道:“算是吧。”

    回想到刚才惊心动魄的场景,宁悠难以相信李暮对待野兽的态度竟然这么平淡。他难道不会害怕吗?

    耳旁的响指声打断了宁悠的思绪,李暮指了指水槽,言简意赅道:“碗。”

    宁悠洗碗的次数屈指可数,不过好在水槽里就两个盘子、两个玻璃杯和两副筷子,其他的东西早在李暮做好饭时就已经收拾干净。

    把餐具上的水渍一一擦干之后,由于不喜欢手上洗洁精的味道,宁悠又用香皂洗了洗手。

    先前他排斥使用李暮的香皂,是不希望身上沾染别人的气味,但不得不承认,这个味道闻着真的很舒服。

    宁悠闻着自己的指尖,无意识地看了看厨房窗外,结果意外看到……李暮正在外面洗澡。

    淋浴的平台没有正对着厨房窗户,但并非完全看不见。宁悠鬼使神差地调整了一下角度,就那么一动不动地观察起李暮的后背来。

    从上到下是标准的倒三角形,宽厚的背阔肌在腰线处往里收紧,再往下……

    宁悠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,李暮的腰臀曲线是典型的公狗腰,光是看上去就感觉非常有力。

    这时,李暮突然侧了个身,宁悠只瞥到了一眼那沟壑分明的腹肌,接着就毫无准备地对上了李暮的双眼。

    明明被人偷看,李暮却没什么反应,淡淡地斜视着宁悠,那表情好似在说:看够了吗?

    宁悠吓了一跳,赶紧后退了几步,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,刚才发生了什么?他这是偷看人洗澡被人逮住了吗?

    他可不可以直接从地球上消失??

    开门的声音很快响起,宁悠微微扬着下巴,故作从容道:“我不是故意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李暮裸着上身从门外走了进来,宁悠差点没咬到自己舌头,改口问道:“你怎么不穿衣服?”

    “外面很冷。”李暮说着就套上了手中的黑色体恤。

    宁悠在外面洗过澡,知道先进屋才是最重要的。他见李暮没跟他计较偷看洗澡的事,于是也没有再主动提起。

    李暮踏上玄关的台阶,径直走到衣柜面前,从里面拿了个睡袋出来,摊在地毯上,对宁悠道:“你今晚睡这里。”

    小木屋里只有一张一米二宽的单人床,宁悠早有心理准备,知道今晚可能得睡地上,但他着实没想到竟然这么简单粗暴,连个被褥也没有。

    李暮似乎消耗了太多体力,扔下睡袋后就躺到床上,对宁悠说道:“开关在你那边,睡觉之前记得关灯。”

    把开关设置在进门处,这样的电路布局无可厚非,却不够合理。应该在床边再设置一个双控开关,这样就可以躺下之后再关灯,而不是摸黑上床。

    宁悠的专业再具体一点是芯片研究,一块芯片上布满了复杂的集成电路,像这种串联并联的开关问题,对他来说就像小儿科一样,但他却懒得给李暮科普这些物理知识。

    因为很可能他说了,李暮也不懂。

    摸黑钻入毫无舒适感可言的睡袋,宁悠安慰自己明天醒来之后就能回到熟悉的人身边。他一点也不想在这里多待,最好可以包个机直接飞回锦市。

    在宁悠的辗转反侧之中,另一边李暮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消息提示音。

    李暮拿起手机看了一眼,接着皱着眉头,坐起身道:“那边塌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塌方?”宁悠在黑暗中接话道。

    “森林火灾会引起地质变动。”李暮道,“进景区的路被山石堵住了。”

    宁悠微微一怔,问:“那我明天还可以出去吗?”

    第5章 超脱常识

    辗转到后半夜才勉强睡去,当宁悠第二天早上醒来时,屋外的阳光已透过窗户照进屋内,耳旁的手机正一遍一遍地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强忍着困意按下接听键,电话那头响起了李朝沉稳的声音:“早上好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宁悠拖着浓浓的鼻音应了一声,刚醒来时的困倦让他暂时还不想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咨询了向导,”李朝说到这里,顿了顿,“今天的天气不允许飞行。”

    果然。

    宁悠对此并不感到意外。

    哈纳斯湖是一个高山堰塞湖,两侧是高高的山峰,进入景区的路就只有被山石堵住的那一条。

    李朝那边及时得知了塌方的消息,并且连夜安排好了直升机,打算第二天直接把宁悠从景区里接出来。

    但这个方案并非尽善尽美,因为哈纳斯景区的地质地貌就不适合直升机飞行。

    许多来这里游玩的人都会祈祷自己有个好运,能够观赏到哈纳斯湖如仙境般的晨雾。这是景区的奇观之一,却给直升机的飞行造成了阻碍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晨雾也不是每天都会出现,但它不出现的原因就只有一个——被大风吹散。

    哈纳斯景区还有一条著名的千里枯木长堤,按理来说,这些枯木本应顺流而下,但多少年来,却奇怪地在上游浮动,这是因为强劲地谷风会推动枯木逆流而上。

    有大雾,不能飞;有强风,也不能飞。在这冷热交替的季节里,想找个没风的日子简直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那再等等吧。”宁悠道。

    昨晚询问了李暮,清理山石顶多只会花上几天的时间,倒不至于为此感到焦躁。只是宁悠的工作需要他能够随时开会、做决策,一直待在这大山里肯定会有诸多不便。

    “你在里边还好吗?”李朝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。”宁悠从地毯上爬起来,通过玄关旁的窗户往外看去,发现李暮正蹲在外面给大黄牛挤奶。

    充裕的奶水冲击着铁桶,发出有节奏的“铛铛”声。

    这样原始的环境对宁悠来说自然算不上好,但他也不想为此向李朝抱怨,因为两人还没有熟到可以敞开心扉的地步。

    收回视线,宁悠揉着酸疼的脖子,说道:“有个好心人收留了我,我现在很安全。”

    也就只能保证最基础的安全需求了,其他的居住条件都不能奢望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李朝道,“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。”

    挂掉电话,宁悠第一时间坐在地毯上,揉起了自己的两条腿。

    昨天在林子里转悠了几个小时,后面又经受了马鞍的摧残,今早醒来双腿简直是酸痛地狱。

    要是换作平时,宁悠的按摩师会用专业手法来帮他加快乳酸的代谢,但现在这情况也只能由他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指尖一按上大腿,宁悠就忍不住“嘶”了一声,整张脸紧皱在一起,表情实在是说不上好看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龇牙咧嘴地按了半天,而当木门从屋外打开时,他立马挺直腰背,微微扬起下巴,又恢复了以往优雅从容的神态。

    “醒了?”李暮瞥了宁悠一眼,来到玄关旁的洗手池洗手。

    “我朋友联系了我,”宁悠道,“说今天的天气不能飞行。”

    李暮同样也不意外,他去接了两杯咖啡,将厨房台面上的一个馕撕成两半,接着对宁悠道:“过来吃早餐。”

    宁悠没有立即前往餐厅那边,而是先去了洗手池边洗漱。

    本以为今早起来,皮肤的状况会非常糟糕,但预想当中的起皮并没有出现,皮肤光滑水润不油腻,清爽到令人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——这真是二十块钱的护肤品?

    简单漱了漱口,又用手帕洗好脸后,宁悠仔仔细细地在脸上和脖子上都擦上了大宝。

    既然大宝这么好用,这几天倒是不用担心皮肤状态了。

    早餐是新疆的传统主食——馕。闻着倒是很香,但真的……需要有一口好牙。

    宁悠艰难地咀嚼着嘴里的馕,心想这比馕更硬的大概就是法棍了吧?

    “没有牛奶吗?”宁悠喝下一口咖啡,奇怪地看着李暮问。明明屋外的黄牛就可以产奶,不知为何早餐却没有牛奶可以喝。

    “昨天正好喝完了。”李暮说着也喝了口咖啡,“刚挤的还不能喝,得送到山下去处理。”

    “山下?”宁悠第一时间想到了景区外面。

    “山下有个图瓦部落,离哈纳斯湖边不远。”李暮道,“正好,我待会儿送你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宁悠完全没有跟上李暮的节奏,怔怔地问,“你要送我去哪儿?”

    “图瓦部落,就是个小村庄。”李暮放下手中的咖啡杯,玻璃杯底碰上实木桌面,发出沉闷的响声,“你住我这里不方便,山下的人会接待你,至少你有床可以睡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”李暮又道,“那边已经通了马路,等塌方的山石清理干净,去接你也会更方便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部落……”

    这也太原始了吧?真的没问题吗?

    “图瓦族的人很友好。”李暮看出了宁悠的担心,“而且村子没你想得那么落后,那里是个景点,本身就有很多游客专门过前去参观。”

    在哈纳斯湖这样的5a级景区,景点的设施一定会很完善,否则也不可能评上这个等级。

    宁悠陷入了沉思,如果继续待在李暮这里,会面临睡地板、露天洗澡、直面野兽等问题;而如果选择去村里,别的不说,至少他可以回到正常的现代社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