凤舞阁 > 都市小说 > 娘子且留步 > 章节目录 第110章 葱油
    孙大雄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带着表妹去钻草垛子,早上醒来湿溚溚的,他洗了裤子,大杂院里没有地方倒脏水,他端了脏水出去,想要倒在胡同里,一出门,吓了一跳,手里的盆子掉到地上,脏水溅了自己一脚。

    孙大雄揉揉眼睛,表妹来找他一起去钻草垛子?

    新京城里有草垛子吗?

    颜雪娇蹙眉,孙大雄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她下意识地去看那泼到地上的水,眼皮上抬,就看到孙大雄那支楞起来的小帐篷。

    若是以前,颜雪娇或许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但是自从搬进铁锅胡同,她想不明白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大杂院里就有这个好处,到了晚上什么声音都能听到。

    磨牙的、放屁的,当然听得最多的辛苦耕耘时的嚎叫与口申口吟,以及那热情洋溢的鼓掌声。

    颜雪娇强忍着恶心,对孙大雄挤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表哥,你怎么自己洗衣裳啊,以后再有脏衣裳,就拿过去,我帮你洗。”

    孙大雄还是第一次听到表妹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对他说话,他受宠若惊,那个梦却越发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“表妹,你对我真好。”孙大雄的喉咙发干,恨不能立刻就去拉住表妹的小手。

    颜雪娇却小嘴一扁,红了眼圈,孙大雄一怔,连忙问道:“表妹,你怎么了,是不是你祖母骂你了?”

    颜雪娇强忍着泪水,摇了摇头:“表哥,你知道吗?我们之所以会这样,都是被颜雪怀和她娘给害的,我娘还被当众打了板子,我爹嫌弃我娘被人看了身子,想要把我娘休了,我祖母更是天天打骂我娘,连我也嫌弃了。表哥,我娘怕你伤心,不敢告诉你,可我忍不住了,表哥,我娘和我快要没有活路了,好在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颜雪娇哽咽得说不下去了,孙大雄还是第一次看到美人落泪,心疼得不知说什么才好,他伸手想给颜雪娇擦眼泪,颜雪娇后退着闪开:“表哥,不可,让人看到会连累你的。”

    孙大雄气得跺脚:“这都是二房那两个娘们害的?早知如此,昨天我就把那臭丫头狠揍一顿给你出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表哥,你不是说了,她身边有男人吗?你若是替我报仇,她一定会让她那些野汉子对付你的,你虽然英雄了得,可毕竟寡不敌众。表哥啊,颜家快要不要我娘和我了,我们只有你这一个亲人了,若是你出了事,谁给我们撑腰啊。”

    孙大雄的心都要碎了,他万万没有想到,他的姑母和表妹过的是这样的日子,这还不如在乡下呢。

    “表妹,那你说该怎么办?表哥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颜雪娇咬着嘴唇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,孙大雄以为她还在担心自己,连忙安慰:“以前在南边时,你常年住在县城里,你是不知道表哥在村子里有威风,谁也不敢欺负咱,别看读书写字咱不行,可若是论起打架来,我敢在孙家村认第二,就没人敢称第一。你放心,有我在,没人敢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表哥,你以前怎么不说呢,我都不知道你这般威风,可惜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,才能跟着你回孙家村。”

    “唉,现在村子里也不太平,等到不打仗了,我就带你回去,我娘说了,到时把东面那块地全都盖上房子,就给咱俩住。”

    “嗯,那表哥啊,你更要好好保护自己,千万不要和她们硬碰硬,我和你说啊,你去......”

    李绮娘并不知道,有人正在绞尽脑汁想要祸害她的宝贝女儿。

    此时的她,正在熬葱油。这个季节,新京城里卖的都是大葱,也不知道福生从哪里找来一大把绿缨缨的小香葱,李绮娘决定做葱油拌面。

    齐慰已经在床上躺了几日,今天大夫刚刚说他可以下床走走,他便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他站在抄手游廊里活动着筋骨,一阵微风吹来,空气里夹杂着葱油的香气。

    齐慰吸吸鼻子,没错,是葱油,葱香和油香混和在一起,那香味在鼻端弥漫,不浓不淡,恰到好处,熟悉而低调,就像回到小时候的国公府,每当他挑食不肯吃饭时,母亲就会亲自下厨,给他做葱油拌面。

    那时家里的小厨房也是像这样,设在他们住的院子里,站在抄手廊子下,就能闻到小厨房里飘出的香气。

    母亲不擅厨艺,也只会做这一道葱油拌面......

    铁锅里的葱白已经炸干,李绮娘加进酱油回烧,酱油融进滚烫的葱油里,那浓郁的葱油香气似乎能够包容一切,鲜咸的酱油不但没有喧宾夺主,反而令葱油的香气有了层次,更加鲜活,鲜活得如同灶边忙碌的那道身影。

    齐慰也不知自己在那里站了多久,直到帮忙的常婆子惊愕地喊了一声“国公爷”,李绮娘转过身来,便看到站在门口的齐慰。

    “国公爷。”李绮娘连忙施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”,齐慰微笑,缓步走了进来,“不好意思,打扰到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嘴里说着打扰,却没有离开,反而在一旁的小桌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常婆子吓了一跳,那张桌子连同凳子,她好像忘了擦拭,灶间的桌椅,都沾了油烟。

    齐慰却毫不在意,对李绮娘说道:“能开饭了吗?”

    李绮娘缓过神来,哎哟一声,这才想起灶上的葱油。

    葱油里加上虾干,又点了几滴花雕酒,倒在雪白的面条上,抖开,拌匀,确保每一根面条都要沾上葱油,再洒上几颗绿油油的葱花,这才端到齐慰面前。

    齐慰看着眼前的这碗面,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没错,就是这样的面,母亲做的葱油面就是这样的,有虾干,还有花雕酒。

    他拿起筷子挑起一根面送进嘴里,葱香、油香、酱香,还有虾干的鲜香,连同面条自有的面香,在唇齿之间弥漫,适可而止,却又无处不在,就如他的记忆,早已模糊,却随时随地都会想起。

    李绮娘的目光却在齐慰手里的筷子上,这位威风凛凛的国公爷,吃起东西来怎地这么有趣,像个孩子似的,面条也要一根一根的吃,她记得自家闺女小时候,也是这样吃面条来着。